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

    月之怀想

  • 读者文章  加入时间:2012/11/2 8:25:17     点击:283
  •  

    月之怀想

    ——读  维《那一端》有感

    高三(3 施梁

     

    我想,每个人关于“月”都有着独有的美好怀想,与月相对的夜晚,必有夏之草木般翁郁的幸福感。

     

    关于月夜的幸福记忆,要追溯到穿着小凉褂,扎着头号角辫的童年,童年时代的我生活在远离马路,汽车的偏远乡村,老宅又处于村中的偏僻幽静之地,那月色是极美的。

     

    月夜之美,从来不是景物之美可以概括的,更让人倾心的是共沐月光的人情之美。我已不记得有多少这样的月夜;阳台的躺椅上,我与姐姐亲热地挤在一起,空气中有沐浴的清香与夏日草木的辛香。那个时候的姐姐有着极其光洁的额头,额尖有隐约的凸起,奶奶说这是“美人尖”,姐姐是美人胚子,小小的我常常觉得,若有筋斗云载却那云端的月亮之上,月宫里那个抱着玉兔的嫦娥也必是姐姐这般模样。

     

    院子里传来收音机的嘈杂声,必是爷爷搬出了太师椅手边摆上方凳,方凳上必有一杯茶韵飘香的铁观音,爷爷拨弄着收音机按钮,寻着他爱的京戏,不一会儿嘈杂之声变成并不清晰略带的杂音的京腔戏曲,爷爷啜一口浓香的茶水,惬意地咂了咂嘴哼起了京戏的小调。

     

        房里传来爸爸妈妈的谈笑,说起去学校给哥哥送饭时往事,妈妈笑着:“翼几胃口像牛一样,一个蹄  一会儿就下了肚。”……奶奶的呼噜此起彼伏,偶尔传来蒲扇驱赶蚊子的声音。

     

    月光就这样静静地流泻,浸染姐姐的鼻尖,爷爷的杯口,奶奶蒲扇的褶皱间,与这一切美好的人情交汇融合,姐姐轻轻地哼起婉转悠扬的小调,我也有了之意,靠向姐姐的怀抱,朦胧中看见姐姐揽着我的手臂,在月华的照耀下如同陶瓷一般光洁无暇,却有着温香的暖意。

     

        曾经习以为常的幸福,已成为如今的奢望,回忆是残酷的,因为它告诉我,这样的日子已一去不返。。如今姐姐即将成为人妻,身上也已不可避免地沾染世俗,再也不会在月夜为我哼一曲温婉的小调;爷爷病魔缠身,终日在病榻上呻吟,再也不会在月夜品着铁观音惬意地咂嘴;爸爸妈妈为了爷爷的病四处奔走求医,再也没有空闲在月夜谈笑;奶奶看着爷爷日日憔悴更是茶饭不思,辗转难眠,再也不能在月夜没有  忧地熟睡,我从未像如今那样切肤地感受到那些月夜的幸福与珍贵。

     

        今年的中秋,我在满月的光辉下,爬上操场高考的墙头,将大家的许愿卡系上最简的板头,希望月光照耀这些美好的心愿,护  它们实现。伙伴们紧紧地抓住我的脚腕,保护我的安全,叽叽喳喳地提醒我“千万小心”,言语中满是暖意,我突然感受到熟悉的幸福,轻轻扬起嘴角,虔诚地与肌对望,提醒自己珍惜此刻,因为幸福终是短暂时,此刻的幸福转瞬就会变为未来苦苦思忆的一种奢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