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

    鸢缘

  • 读者文章  加入时间:2012/11/2 8:22:20     点击:252
  •  

    鸢缘

    ——读《风筝》有感

    高三(10  沙恬宇

     

    草长莺飞二月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。

    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

    我家有一只纸鸢。

    它是鹰形的,大概有我双臂平展起来那么长。鹰的片片飞羽都清晰可见,在风中一吹,便全部挥舞起来似的。它的鹰爪雄健有力,喙坚硬如铁,眼精光炯炯。

    小孩总是要春游的。而春游一定要放风筝。

    我的风筝是最特别的,因此极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。我会撒腿跑得最欢,看老鹰在空中威神气的翱翔。赵飞越高。

    风呼呼从耳边吹过,斜阳下鹰的四周仿佛镀上一层金晖。

    两个老人经过我的身旁,他们以艳羡的目光瞧着我手听风筝。

    “看呐,纸鸢!”

    我的老鹰,是纸鸢。

    然而,终究有一次,放风筝的时候,纸纸鸢被一阵风刮断了细线,飞向茫茫的天空。

    记不得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回到家中。当爷爷的眼睛骤然无光的时候,我突然明白,我做了一件不可饶恕的事。

    不可饶恕的事。

    奶奶说,这个纸鸢是爷爷的爷爷做给爷爷的,他一直当宝贝一样俸着。倏的叹了口气,可惜了。

    我所不知道而现在知道的是,我如同鲁迅对他兄弟一样,折断了我爷爷的翅骨,我又将他的心,掷在了地下。

    几年后,爷爷准备了藤条,开始自己做风筝。就在楼下小小的车库里,坐在一张小板凳上。身旁是十来根被削得极细、极薄的藤条,和一瓶浆糊。

    我也只是偶然一瞥,不以为意。

    那时的我早已摆脱了稚趣。我不再沉醉于那些小孩子没出息的玩意。我知道,小孩子我,早又过去了。

    奶奶却总会偶尔望着远方,一边织着毛衣,嘴里嗜囔着:

    老头子就会找事情做。

    我只是面无表情。

    一个七十的老人,在古稀之年,又能做出什么玩意?但,这恰恰也是我无法了解的。

    一日,同学来我家玩,突然蹦出一句:

    “嘿,我上次看见你爷爷在放风筝呢!”

    我愣了一下。

    “它飞得好高好高呢!”

    我沉默了。心瞬像被铅块堵塞,沉重地压不过气来。

    我无法想象,一个老人迈着    的步子,将一个体积硕大的风筝放上了天。我无法想象,我的爷爷当风筝悄上天时露出怎样的情态,我无法想象,他对风筝的执著竟如此强烈,我最无法想象的是,他怎样面对周围或轻蔑、或难堪的目光。

    蓦然,双眼湿润。

    你可否有天真的目光,笑着泪水也会流淌?

    耳边响起苏打绿《无与伦比的美丽》

    “天上风筝在天上飞,地上人儿在地上追。你若担心你不能飞,你有你的蝴蝶——”

    我时常会想起那一幕,在夜里心疼痛地无法入眠。狠狠地皱缩着,将无数的黑夜熬成白天。

    我同样想过弥补的方法的: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子孙俩一同去绿荫地上放风筝,放那个绿油油地、像晴蜓一样的风筝。我们唱啊,跳啊,任清脆的铃声充盈在天地间——然而,他没有给我这个机会……

    我再懊悔、再沮丧,背着人偷偷落泪,这一切,他不会再知晓。

    我想,迅哥儿比我幸福,因为他的兄弟早已忘了他的风筝被迅可儿折断的事,但我却永远逃离不了这片阴影。甚至,那个绿油油的风筝我也寻不到了。

    是谁的风筝依旧在天上飞?

    我透过线的一端,能否向另一端的你转达思念?

    如若一天,若能再相见——